主页 > V最生活 >论食人:人肉的营养标示与伦理道德 >

论食人:人肉的营养标示与伦理道德

2020-08-06 V最生活 845 ℃
正文

或许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事。但不代表它不存在过;吃人这件事存在于人类历史中已有数年的历史。但随着文明发达的驯化,物质充裕和科技发达等等环境因素下,捕食同类的行为被我们视为残忍、不符合文明的表现,我们也开始欺骗自己不曾存在过这段过去。

食人文化在人类历史中佔有很长的一段岁月,但即使在某些时候,吃人变得情有可原,例如美国1846年的唐纳大队事件(Donner party),那种情况下没人会责怪他们,但我们却不愿意让这件事情在脑中多停留一秒。在中国历史上也史不绝书,如「易子而食」、「人相食」,《史记》、《新唐书》、《资治通鉴》、《明史》等史书都有详细记载。仅据二十五史统计,中国历史上就共有403起发生过人相食的记载。不过,食人文化对人类学家却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最教他们感到好奇的,就是「为什幺」:什幺情况下,经历过社会化的人类,会选择将同类煮食入口呢?

以下笔者针对营养、经济面成本,与文化与道德,来探讨人肉在人类社会中逐渐被放弃的原因。

人肉营养吗?

布莱顿大学的人类学的资深讲师James Cole在《自然》(Nature)最新发表的一篇研究,他计算了人体腰侧、肋骨、后腿肉等较适合食用的身体部位能提供多少卡路里(Calories);结论是:当你选择吃人的时候,通常不是因为营养需求。

他决定对现有的人体化学成分进行分析,对象以成年人为主。现代成年男性的体重平均是110磅(约50公斤),一个成年男性平均拥有约66磅(约30公斤)的瘦肉,,另外还包括胃、心脏、肺、脂肪,以及其他人类在料理别的物种时可能取用的身体部位。

将这些营养成分加总,一个成年男性大概能提供125,822卡路里(按:此指大卡,以下亦同)的热量,其中32,376卡路里来自瘦肉。大腿肉是营养价值最高的部位,有13,354卡路里;上臂可提供7,451的卡路里;脑与脊随2,706卡路里、肝脏2,569卡路里,而心脏则只有650卡路里。

我们首先假定一个成年人每日基础所需热量是2,400卡路里,从上述的解剖结果显示,一个现代成年男性的营养价值能提供125,822卡路里的热量!看起来很多吧?

论食人:人肉的营养标示与伦理道德 图片来源
James Cole发表的人类各个部位的营养热量表

科学家们针对史前人类吃过的动物营养价值做研究,一头长毛象大约能提供3,600,000卡路里的热量;犀牛约1,260,000卡路里;红鹿约163,680卡路里,与成年男性的肌肉只有32,376卡路里相较之下,可以发现史前人类「吃肉」的习惯,并不是为了生理需求,而是战争、文化或宗教的因素有关。

不吃白不吃的心态 吃下这口肉

而英国杜伦大学旧石器时代考古学教授保罗.佩帝特(Paul Pettitt)表示,不只是人类有同类相吃的行为,其他灵长类动物也有同类相食的情形,而科尔的研究提出了证据,表示人吃人的行为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而已。

那到底为什幺要选择吃人?很可惜化石留下的纪录并没有提供太多线索。某些情况下,如饥荒或者唐纳大队那样的紧急状况,不吃人就会死的状况让人们别无选择。或者,这是一个仪式性的行为,就像在亲人死后,要将他的大脑吃掉的习俗。大多数情况,食人的原因是出自原始部落的地缘政治因素。时至今日,人类都是藉由杀戮来扩张领地,这无疑会留下许多尸体。

人肉很营养?但捕猎成本……

想在现代生活中生存,由于现今交通便利以及工作型态改变,人们相较过去已不需要太多的热量;这种情况下,依据上文James Cole的数据计算一个现代成年男性的营养价值能提供125,822卡路里的热量,加上平均一个人一天所需热量2,400卡路里,一个人可以供一个人吃52天有余啊!或许在约10人左右的办公室内,每天抽籤看抽到谁,即可免去一周午餐吃哪里的烦恼了(误)

不过这要在无其他反对因素下才有可能如此顺利觅食。一个活生生的人肯定不会甘心化为他人的盘中飧,「考虑到人类搏斗、逃跑以及思考如何避开猎杀的能力。」「想当然尔,猎捕人类会是个耗费更多体力与精神的工作。」先不论其他如贩卖人口的可能性,以现有的家畜繁殖技术,和动物的营养价值及以工业化的产值,以及动物逃跑反抗和思维模式,选择家畜让我们省下许多捕食的麻烦,又有更高的营养价值,加上道德伦理的思想囚锢,除非有食人癖好,自然人肉不会成为我们聪明人类的选择了。

有狂牛症,当然也有狂人症?

另外,从生物学的角度,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幺食人几乎在所有文化下都是禁忌:吃人肉会导致人生病。

狂牛症怎幺来?牛是吃草的动物,但不肖农场为了降低饲养成本,将一些其它病死动物的肉和骨头的混合物(肉骨粉)加入饲料中,以补充牛只蛋白质。而像是羊只的搔痒症的病源就是普里昂蛋白(prion、普里昂)。如果污染了饲料,牛只长期食用就可能得狂牛症。

具体来说,吃人的脑袋会得库鲁病(kuru),这是一种类似于狂牛症的脑部疾病。之所以会得库鲁病,这是因为人的脑部含有朊病毒蛋白(prion,严格来说它不是病毒,而是一类不含核酸而仅由蛋白质构成的可自我复制并具感染性的因子),它是库鲁病的病原体。患者初期会出现身体颤抖的症状,最终不治身亡。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也存在一些例外。

以食人闻名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弗雷部落族人

据人类学家所知,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弗雷(Fore)部落的族人就以食人而闻名。一直到20世纪50年代末期,弗雷人都会通过吃亲人的肉来净化自己的灵魂。他们当中曾有数以千计的人因感染了库鲁病而死(「kuru」一词实际就来源于弗雷语,意为颤抖)。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因此而丧生:在过去的200多年中,某些弗雷人就出现了基因突变,没有感染库鲁病。

弗雷人渐渐适应了食人肉,因为物竞天择,后来他们对这种病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科学家们原本很希望在这个领域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但是在近几十年中,由于社会习俗和法律的变更,弗雷人同类相食的现象也逐渐减少。他们如果能够继续坚持不吃人肉的话,库鲁病可能也会不复存在。

为什幺要吃人? 逐渐建立的道德观

按照道德相对主义之观点,道德或伦理并不反映客观或普遍的道德真理,而是由社会、文化、历史的境遇来决定的,道德相对主义坚持认为不存在什幺评价伦理道德的普遍标準,这显然与多数人接受的道德普遍主义不一致。

道德相对主义的观点尚有争议之处,但是可以解释神话传说与历史文献和考古发现中的食人习俗。譬如,乔治.萨玛纳札(George Psalmanazar)风靡一时的伪作《福尔摩沙历史和地理记述》(1704年)就有「福尔摩沙」(台湾)一年要牺牲18,000名少年心脏祭奠神明的记录,是否属实,无从查考。但是,在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看来,这部伪作可能是其他旅行报告的混合体,深受当时流行的有关阿兹特克及印加文明的描述的影响。

考古学家最新的发现表明,墨西哥原始居民阿兹特克人的确有杀人献祭的习俗,尤其是用儿童作祭祀的牺牲品,原因是他们相信儿童心灵纯洁。英国着名小说家斯威夫特在他的讽刺散文《一个温和的建议》中就提到了这位自称为来自「福尔摩沙」的公民萨玛纳札讲述的把人肉作为美食献给朝廷的故事。

《一个温和的建议》不动声色地建议爱尔兰的英国统治者将婴儿肉炸了吃、炖了吃或烤了吃,以便减轻国家的「负担」,明眼人当然知道是他在讽刺英国统治者在爱尔兰的「吃人」行径。但是,或许人们忘了,欧洲人的祖先确实有吃人的习俗,且符合人类学意义上的解释和文化道德相对主义的逻辑。美国科学家理察.马勒尔证实,曾在欧洲和中、西亚地区生存过的史前人尼安德特人就有吃掉同类的习俗。

科学家们在尼安德特人已经石化的排泄物中发现有人类血红蛋白分子的存在。血红蛋白只有在那些吃掉自己同类的史前个体的排泄物中才能找到。人类学家发现,在有些原始部落中,一名年轻男子只有在战争中杀死另一名男子后才被认为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和一个勇敢的武士。而有一些部落,一名男子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要吃掉被他杀死的敌人的肝脏。

吃人罪?从来没有存在过!

根据诺丁汉特伦特大学资深讲师沛格(Samantha Pegg)的研究,在极端情况下吃人在英国并不违法。她提到阿尔瓦伦加的故事跟历史上一个有名的案子很像。

1884年,一艘载着四人的船在英国往澳洲的海上故障,船上几乎没有食物。当时船上一名 17岁的船员病得很重,于是另外两名船员杀了他来果腹。五天后船员们获救,他们被以谋杀罪名起诉。最后,另一名没有杀人但有吃尸体的船员全身而退,不过杀人的两名船员被判死刑,后来改判监禁六个月。沛格说:「这也就立下了前例,没有必要为谋杀辩护。」

吃人不等于谋杀?

在连环杀手还有为了满足性慾而吃人的案子上,判刑的罪名都是谋杀。而德国和英国一样也没有「食人罪」,法院在面对一名男子「自愿」给IT专家迈韦斯(Armin Meiwes)杀害并食用的案子上,还是只能以「谋杀罪」定迈韦斯的罪。

去年,一名德国警察以类似的原因被判有期徒刑 8.5年,罪名是「谋杀还有打扰死者和平」。无论如何,因为受害者是「自愿的」,所以这名警察并没有遭判极刑。

其他吃人的人可能要面对「违反善良风俗」或是「阻止合法埋葬」的罪名。1988年,表演艺术家吉伯森(Rick Gibson)在大街上吃人的扁桃腺,他成了「英国史上第一个在公众前合法吃人体的食人者」,面对现在有人开始吃胎盘的风潮,吉伯森不会是最后一个吃人体的人。

其实目前为止,对于吃人的法律罪状上并没有明确的罪名,现代人考量了社会风气及道德观的建立,多元的饮食文化,去餐厅吃顿香喷喷的牛排和辛苦的背负杀人罪去吃一个人,我们都很清楚自己的选择;可见道德观在于社会的影响,已经足以箝固了我们最原始的本性了。